汤加火山爆发威力约千颗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汤加火山爆发威力约千颗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2022年正月二十六这日子结婚好吗 结婚为什么要彩礼2022天津疫情哪些学校停了2022天津疫情到底有多严重01月17日祁连全天候天气实时报2022年农历正月二十四可以结婚吗 结婚为什么要压床那年我们国延秀和崔雄什么时候复合2022年正月十九适合结婚吗 民间嫁娶风俗有哪些2022天津疫情外地人能回去了吗2022年正月初十结日子结婚好吗 今日卦象如何2022天津津南区最新疫情雪中悍刀行第一季大结局是什么2022年农历正月二十一日子结婚好吗 结婚的六金是哪六金雪中悍刀行第二部姜泥换人了吗开端小说里肖鹤云和李诗情在一起了吗天津疫情外溢如何防止开端大结局是什么 剧中有哪些细节雪中悍刀行还有没有第二部东北虎好看吗 讲述了什么故事雪中悍刀行第二部拍了没有镜双城云焕的结局是什么开端一共有几次循环 循环会结束吗三生有幸遇见你大结局是什么暗恋·橘生淮南讲述了什么故事 什么时候上映支付宝情侣存钱的叫什么哥,你好主演有谁 定档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儿童票必须使用儿童身份证吗镜双城真岚和苏摩谁强是好是坏镜双城白璎和时影关系是什么 朱颜叙述了什么故事01月17日甘德全天候天气实时报开端小说中凶手是谁输赢骆伽在小说里是什么结局2022b站大会员怎么免费领取镜双城苏摹喜欢谁 白璎还是那笙iPhone14什么时候上市这个杀手不太冷静主演是谁 该剧什么时候上映2022河南疫情最新消息输赢骆伽死亡真相是什么 原著中骆伽是怎么死的镜双城西京和汀结局分别是什么天津:放假半天启动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开端原著小说有没有感情戏 肖鹤云和李诗情在一起了没有2022天猫年货节红包雨入口长津湖之水门桥定档了吗 什么时候播出2022天猫年货节超级红包怎么领镜双城结局是什么是悲剧吗 苏摹最后是死了吗镜双城炎汐喜欢谁 炎汐结局是什么汤加是最早进入新一天的国家 汤加为什么是最早迎来日出的国家汤加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 汤加火山爆发有中国人伤亡吗汤加火山喷发活跃期会持续多久 汤加火山已苏醒
您的位置:首页>行业观察>

2022年1月14日整理发布:麻醉工作正如驾驶飞机每一次麻醉都是一次航程

导读2022年1月14日整理发布:你能想象,如果没有麻醉,患者要经受怎样的手术痛苦和身心煎熬吗?大概世间很多疾病都无法治疗了。在麻醉出现之前,

2022年1月14日整理发布:你能想象,如果没有麻醉,患者要经受怎样的手术痛苦和身心煎熬吗?大概世间很多疾病都无法治疗了。

在“麻醉”出现之前,外科医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手术,以缩短病人“醒着的噩梦”。6秒钟切一条腿,30秒削掉乳房”,并不是传说。

1803年~1815年之间,因为战争导致大量伤员,所以截肢手术速度不得不很快。法国外科医生让·多米尼克·拉里曾在24小时内为200个患者做完了截肢手术。但是没有“麻醉”,加之不洁的手术环境,通常手术做完,很多患者也死亡了。

面对“麻醉”这个难题,世界各族人民从过去到现在,都做了不懈努力。

古代的罂粟、曼德拉草、酒精、麻沸散、通仙散都被尝试过用于麻醉[1];

近代乙醚麻醉的出现,标志着药化学家、临床医生开始探索安全有效的麻醉方式与麻醉药物。

世界上第一例乙醚全麻手术:

1842年3月30日,美国医生克劳福德·威廉森·朗(Crawford Williamson Long)成功实施了世界上第一例乙醚全麻,为一位患者进行了颈部肿块切除手术。但遗憾的是,直到1848年他才将这些结果公布于众,与“现代医学全麻第一人”的称号失之交臂。

1846年10月16日,波士顿牙科医生威廉·汤姆斯·格林·莫顿(Wilian T.G. Morton)在美国麻省总医院成功演示了乙醚麻醉下进行的外科手术,人们看到了“无痛”下完成手术的希望。“麻醉”(anesthesia)的概念开始逐渐形成[1]。

(1846年,莫顿在麻省总医院演示乙醚麻醉的应用|来源:Wood Library-Museum of Anesthesiology)

可以说,没有麻醉,就没有外科学的发展,医学现代化也无从谈起。与此同时,医学知识的不断更新与新技术的日新月异,也促进了麻醉学的迅猛发展。

如果你做过手术,也许还记得手术前自己在从10开始倒数,可能还没数到5,你就失去了意识,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发现手术已经完成。

看起来你像是睡着了,可实际上真是这样吗?

全身麻醉,是指麻醉药物通过呼吸道吸入、静脉注射、肌肉注射等途径进入体内,从而产生中枢神经系统的暂时抑制。

它表现为[3]:

痛觉缺失(analgesia)——你不会感知到疼痛;

意识消失(unconsciousness)——你不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记忆缺失(amnesia)——你不会记得麻醉期间发生了什么;

肌肉松弛(akinesia)——你不能动。

正常情况下,脑内的电信号像是一场活跃的“大合唱”,脑内不同部位彼此联系、互相通信。

而当你被麻醉,这些脑内信号变得平静、脑区间的联系与互通也大大减少。

这种“沟通受阻”并不是“睡一觉”这么简单。

在全身麻醉的状态下,大脑区域间的相互交流在一定程度上被阻断,导致意识和记忆的缺失。

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全麻状态下“睡着”的深度比睡眠时更深,因此手术操作、疼痛刺激不会让你知晓或醒来。

直到手术结束,医生停掉麻醉药物,你脑内的神经电活动慢慢恢复正常,脑内的大合唱重新启动。

从麻醉到苏醒,这个过程更像是先拆散你的意识和感知,再拼凑起来[5]。

全麻过程中,麻醉医生应用镇静药、镇痛药、肌松药等药物维持患者的全身麻醉状态,为手术提供条件。

镇静药,使你睡着、意识消失。

镇痛药,减轻手术过程中对疼痛的反应。

肌松药,使你的肌肉松弛,无法运动。

麻醉医生也不简单的是术前为你催眠、术后叫醒你的魔法师。

他们更多的工作,是在你“睡觉时”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麻醉医生默默守护在你身边,做着这些事情:

持续监测你的基本生命体征(血压、心率、脉搏氧饱和度、体温、尿量等)。

时刻关注手术进程,观察手术操作刺激对你身体的影响以及所导致的生命体征的变化,如血压波动、心律失常、呼吸异常等,并在某些关键性手术操作刺激前,根据经验和预判给予预先处理以减少手术操作的不利影响。

必须及时做出相应的处理,如调整血压、稳定心率、处理心律失常、补充液体和电解质等。

当术中发生诸如大出血、心脏停搏、室颤、过敏性休克等危急情况时,也都是麻醉医生负责统领全局,指挥抢救,为你的生命护航。

麻醉工作正如驾驶飞机,每一次麻醉都是一次航程。

登机前,医生要为你进行一次“麻醉安检”:了解你的健康状况、既往疾病、用药情况,评估你的脏器功能、并发症风险、术后恢复预测等,并据此制定详尽的麻醉计划,以提高术中安全、加速术后恢复。

麻醉诱导和麻醉苏醒最惊险(好比飞机起飞和降落),也考验着麻醉医生的“驾驶”水平。如航行中起飞和降落阶段都要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调直座椅靠背,麻醉也会有类似细碎但又很重要的安全操作。

平稳的航行期间也会因为不稳定因素而陷入紧张,如出血、过敏、心律失常、血压波动、血氧变化等。

落地后必须有人接机。手术结束,麻醉医生确认你苏醒后,还会继续监护你的生命体征,以确保你的安全。

在这趟“无意识”的麻醉航行中,你的心灵不是虚无的黑海,它就像潜入意识深处的一个音乐厅,指挥失踪了,但管弦乐队仍在齐整地演奏,而你的大脑听不见它。

有,但并不高。

我国报道的发生率总体为0.06%~0.4%[6]。

“清晰地意识到手术中发生的一切,划过的每一刀都能感受到,但是却无法呼喊与动弹。”

事后他们描述当时的心理感受为“分离、极度恐惧、窒息甚至有濒死感”。

麻醉觉醒的因素较为复杂,多与个人差异、麻醉深度、麻醉药物种类、麻醉设备等相关。

经历过术中知晓(麻醉中觉醒)的人,可能在术后近期、远期出现焦虑、神经衰弱、恐惧恐慌、术中记忆反复重现、噩梦,甚至创伤后应激障碍[1]。

手术即将结束时,麻醉医生逐渐停药,等待患者呼吸恢复、生命体征平稳后,拔除气管插管,让患者自己呼吸。

如果肌松药尚未完全代谢,而麻药已经代谢完全,则会出现意识清醒而无法动弹或感受到呼吸功能不足的濒死感。

等待肌松药代谢完全,便可恢复正常的运动与呼吸功能。

另外,也有人担心全麻后“变傻”“健忘”,医学上称之为“术后认知功能障碍”。

在一系列研究中发现,这多与患者的年龄、已有的疾病、手术影响、心理因素等有关,而与全麻相关性不大[7,8]。

发现乙醚的当事人之一霍勒斯·威尔士(Horace Wells)医生的碑文刻着:

“发现乙醚,疼痛不再”。

不疼的麻醉药,不仅带来了复杂精细的外科手术,还衍生了无痛分娩、无痛内镜、无痛穿刺等医疗技术。

现代医学与麻醉学发展至今,对麻醉的需求已然不止“消除疼痛”。在不疼、不动的基础上,还有“不知”,暂时关闭患者的觉知,让他们在无意识中接受手术。

人类依然带着过去几千年解决疼痛的探索精神,探索着更加安全、有效又体现医学人道主义的麻醉药物和麻醉手段。

标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