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抗生素的使用与克罗恩病 结肠炎的发展有关05月14日忻州前往南京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南京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延边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延边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白城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白城的防疫政策大多数患者对医学中的人工智能持积极态度05月14日忻州前往松原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松原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白山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白山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通化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通化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辽源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辽源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四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四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吉林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吉林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长春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长春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湘西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湘西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娄底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娄底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怀化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怀化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永州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永州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郴州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郴州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益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益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张家界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张家界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常德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常德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岳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岳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邵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邵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衡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衡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湘潭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湘潭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株洲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株洲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长沙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长沙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神农架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神农架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天门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天门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潜江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潜江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杂多全天候天气实时报腊肉炒菜薹(年夜饭必不可少的硬菜:蒜苔炒腊肉)05月14日忻州前往仙桃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仙桃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恩施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恩施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随州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随州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咸宁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咸宁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黄冈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黄冈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荆州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荆州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孝感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孝感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荆门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荆门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鄂州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鄂州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襄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襄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宜昌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宜昌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十堰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十堰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黄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黄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武汉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武汉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大兴安岭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大兴安岭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绥化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绥化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黑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黑河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牡丹江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牡丹江的防疫政策05月14日忻州前往七台河出行防疫政策查询-从忻州出发到七台河的防疫政策
您的位置:首页>企业新闻>

大量抗生素的使用与克罗恩病 结肠炎的发展有关

导读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老年人服用的抗生素越多,他们患炎症性肠病 (IBD) 的风险就越大。据研究作者称,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于解释老年人中克罗...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老年人服用的抗生素越多,他们患炎症性肠病 (IBD) 的风险就越大。

据研究作者称,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于解释老年人中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常见类型的 IBD)的一些增加。

“在老年人中,我们认为环境因素比遗传更重要,”首席研究员亚当法耶博士说。他是纽约市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医学和人口健康助理教授。

“当你看到新诊断为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的年轻患者时,通常有很强的家族史。但老年人的情况并非如此,所以确实是环境中的某些东西触发了它,”Faye 在即将举行的消化疾病周会议的新闻稿。

在这项研究中,Faye 和他的同事分析了 230 万丹麦 2000 年至 2018 年新诊断为 IBD 的 60 岁及以上成年人的处方记录。

研究人员发现,任何抗生素的使用与 IBD 较高的发病率之间存在联系,并且每次使用抗生素的风险显着增加。

与过去五年未使用抗生素的患者相比,一个疗程的抗生素与新诊断 IBD 的风险增加 27%,两个疗程的风险增加 55%,三个疗程的风险增加 67%。研究人员报告说,四门课程的风险增加了 96%,五门或更多课程的风险增加了 236%。

研究发现,在过去一两年内服用过抗生素的人新诊断 IBD 的比例最高,但在过去两到五年内服用过抗生素的人的风险仍然较高。

除呋喃妥因外,所有类型的抗生素都发现 IBD 的风险增加,后者通常用于治疗尿路感染。通常用于胃肠道感染的抗生素最有可能与新的 IBD 诊断相关。

Faye 说,研究结果表明,当看到老年人出现新的胃肠道症状时,医生应该考虑 IBD,特别是如果他们有抗生素使用史。

该研究还强调了谨慎使用抗生素以预防 IBD 和抗生素耐药性的必要性。

“抗生素管理很重要;但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使用抗生素也不是正确的答案,”Faye 说。“如果你不确定自己在治疗什么,我会很谨慎。如果患者出现明显感染,他们需要抗生素,不应该因为这些发现而拒绝使用。”

标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