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兴奋剂中心:食药源兴奋剂阳性风险

来源:互联网 编辑:苏昊陈(实习生) 2014-04-17 14:56:18 阅读:

标签:

导读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特别提醒:运动员应该特别防范食药源性兴奋剂事件的发生。

        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主任何珍文16日在全国反兴奋剂工作会议上说,运动员应该特别防范食药源性兴奋剂事件的发生。
        去年反兴奋剂中心完成15186例兴奋剂检查,其中尿检14255例,血检931例,血检中包括555例生物护照检查。总局计划内检查8070例,计划外检查7116例。计划外检查包含在华国际比赛、国际委托、单项协会委托、省市自查、全运会、亚青会和东亚运动会等。中国运动员出现29例阳性,其中包括我国第一例生物护照违规。
        何珍文说,从阳性案例分析来看,有一些是由于运动员对治疗用药豁免制度不够熟悉,私自购买药品治疗伤病,导致摄入违禁物质,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于饮食原因,致使违禁物质超标。
        何珍文表示,从2013年开始,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克伦特罗的检测精度提高了10倍,这对中国运动员兴奋剂控制提出了挑战。虽然形势严峻,但他也看到了可喜的改变。反兴奋剂中心对国内肉食品市场的独立调查显示,近几年从市场购买肉类中发现克伦特罗的几率以每年50%的速度递减,今年上半年国家队送检的肉类样品中根本没有发现克伦特罗的踪迹。“这说明我们国家对肉食品安全的管理有很大成效,”他说。
        另外,使用成分不明的营养品也是导致食源性兴奋剂阳性的罪魁祸首之一。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因使用营养品而造成兴奋剂阳性层出不穷。何珍文说,全世界运动员都普遍使用营养品,而一些生产厂商为增加产品效果添加兴奋剂,如果运动员使用这样的产品就可能造成兴奋剂违规。
        近日有报道称,在2012年全国健美锦标赛75公斤级比赛中获得冠军的健美运动员潘敬辉因兴奋剂检测阳性被取消了名次,还被剥夺了参加亚洲健美锦标赛的资格。潘敬辉认为,阳性的原因是赛前服用的营养品含有兴奋剂,这个结果导致自己遭受经济和名誉的严重损失,于是他将两家代理销售商告上法庭,索赔25万余元。
        国际上也有类似的例子,前男子百米世界纪录保持者、牙买加短跑名将鲍威尔和女队友辛普森均被查出尿液中含有违禁物质对羟麻黄碱,他们辩称这是由于服用了队内体能训练师给他们的营养品。调查人员随后在他们的营养补充剂中查到了相同的成分。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北京奥运会和柏林世锦赛男子400米双料冠军梅里特曾因到柜台上买壮阳药吃,连续三次被查出违禁药物睾丸激素,遭到禁赛两年的处罚。梅里特的药检结果显示他服用了含有俗称为“性黄金”的DHEA和孕烯诺龙的男性用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健康卫视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 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 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