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地震重灾区永星村:邻里互助 规划未来的家

来源:互联网 编辑:健康卫视编辑 2013-08-02 13:45:08 阅读:

标签:

导读清脆的鸟叫声与帐篷内孩子们的唱歌声,催醒了这个重灾村庄地震之后的第十个早晨 永星村此刻显得格外宁静。村前,坑洼不平的砂石路伸向山外;村后,葱郁的大山连绵起伏。这个山清水秀的古老村庄,如今是岷县漳县66级地震中的重灾区。全村5个村民小组,房屋全部倒塌,400多名村民中有25人在此次地震中遇难。

清脆的鸟叫声与帐篷内孩子们的唱歌声,催醒了这个重灾村庄地震之后的第十个早晨……

  永星村——此刻显得格外宁静。村前,坑洼不平的砂石路伸向山外;村后,葱郁的大山连绵起伏。这个山清水秀的古老村庄,如今是岷县漳县6·6级地震中的重灾区。全村5个村民小组,房屋全部倒塌,400多名村民中有25人在此次地震中遇难。

  留住生命就留住了希望

  这是7月31日,震后的第十天。

  “留住生命,就留住了希望。”说起两个孙子被扒出的经过,50多岁的村民包俊平眼含泪水。“听到我喊救人,村书记包供同、邻居包永辉和楚建龙都不要命地冲过来,把两个孩子从废墟中救了出来。接着,我们又冲到其他倒塌的房中去救人。”包俊平说,两个孙子一个两岁,一个只有9个月。直到两个孩子被救出,村书记才去救妻子,但却被埋在隔壁的废墟里。

  村子里80%以上的青壮男女都在外面打工,像包永辉和楚建龙这样的“留守男人”成了震后救灾的顶梁柱。救援队到达之前,村里大部分被埋在废墟里的乡亲,都被救了出来。“不然可能伤亡会更大。”包俊平说。

  地震一发生,村支书包供同冲出家门,冒着余震一个小组一个小组巡查情况,招呼大家抓紧救人。震后救灾,村委会5名支委和留在村里的10名党员,个个都是主心骨。

  救出了家门口废墟里的乡亲,包永辉从震裂的家中抱出准备打油菜籽用的彩条布,搭起了村里的第一顶简易帐篷,把3户外出打工邻居的老人和孩子安顿下来。震后当夜,这顶不到15平方米的帐篷里,挤进了20多个乡亲。地震当天上午,一辆辆军地救护车驶进村里,把村里受伤的人转送到了岷县县城或兰州。下午,食品和饮用水也开始送到村民手中。

  志愿者康睿,一大早匆匆来到一顶帐篷门口。她来这里是给等她的学生们补习语文和音乐。两个晴天的夜晚,终于踏实睡了两晚的孩子们,一早就挤在村北废墟旁的帐篷里,听康老师讲课。侯东亮、包圆圆、乔小瑞……灾区的孩子都是帐篷学校的学生,帐篷学校搭起来后,这些学生每天早上都会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帐篷前等待上课,帐篷学校每天都有三十多个孩子来听课,很少有人缺课。

  康睿是在兰州城市学院读大三的内蒙古女孩。地震发生的第二天,她来到重灾区永星村参与帐篷学校的建设和教学,和孩子们在一起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她从灾区人的身上看到了坚韧,从灾区孩子的眼神里读懂了希望。听到帐篷里传出孩子们唱《战士打靶把营归》的歌声,坐在帐篷外吸烟的46岁村民郝艾合忍不住跟着孩子们哼了起来。

  生活继续日子总会好起来

  “灾害虽大,人心还稳。”71岁的张国瑞老人说,25名遇难者在第三天就陆续被抬到山上安葬。

  包正生老人是被垮塌的房屋夺去生命的25名遇难者之一。震后次日晚,当他的儿子包大孝夫妇从内蒙古匆匆赶回家时,父亲的遗体已被乡亲们从废墟中挖出,脸上的血污也被擦拭干净。“虽然没法搞仪式,但父亲走得也算体面,多亏了左邻右舍都来帮衬!”

  与包大孝一样,永星村外出打工的村民,自地震之后从打工地陆续回到村里。看到家人有政府、军队和村里乡亲们照顾着,一颗颗悬着的心踏实不少。在外地当司机的张锁军开着车一趟趟在县城和村子之间奔波,给乡亲们采购急需用品……更多的打工者加入到自救互救队伍中,拿出自己的手艺活,偿还外出打工所欠乡亲们和家人们的那份情……

  在震后第十天的这个早晨,这个震中的古老村庄,一个个心手相牵的朴素故事,还在接连发生。灾难已经发生,生活仍在继续。即便遭遇地震的浩劫,山里人依然保持着早起的习惯,聚集在帐篷前的乡亲们,七嘴八舌地聊起了天,思谋着未来的日子。

  包大孝和妻子王秀睿在是走是留之间,一时拿不定主意。上大学的儿子还等着他们打工挣学费,但出去打工,家里垮塌的房子就来不及重修。“在老家没个根怎么行啊!”

  46岁的郝艾合还是想着,过段时间带着妻子回新疆继续打工。现在家里的一切都让他放心。在他来之前,听说他的家乡受灾后,他所在的建筑公司捐款2万多元让他带回了家乡。“经历过事情,才知道还是好人多。眼下工地正缺人手,回去也算是一份回报!”

  连日的大雨滋润着嫩绿的药材,其实再过不了几天,今年的秋收就要开始。包大孝和妻子商量,暂时先留下来帮村里人收收庄稼再做决定。

  尽管花了8多万元刚刚盖起的土木结构平房在地震中开裂,但包永辉仍然对生活充满信心。望着田里绿色的药材,这位当过3年兵的老党员说:“山里人就盼着有个好收成,我们有的是力气,日子总会好起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永星村物资发放点旁边的空地上,来自安徽砀山法院的法警卓聪开始和几个志愿者支起了一口直径一米的大锅,锅里红白相间的蛋炒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帐篷里康睿还在讲解着课文重点。包永辉用地震时摔坏了后壳的手机走进帐篷,把孩子们的读书声和唱歌声一同录下来。

  “发给在外地工作的女儿,让她听听家乡灾后的希望之声。”包永辉说。

  坚强生存规划未来的家园

  大灾之后的永星村,虽灾情严重,却又充满坚韧和生机。

  比起十天前的凌乱与破败,村民们开始把所有危险土墙都被推倒,未破碎的瓦片码在空地上,从废墟中一根根挖出的木椽摆放得整整齐齐。

  村支书包供同说,永星人平常就爱干净,爱生活,大地震发生之后,永星人还和以前一样,把一切都收拾得很好。正如现在的他们,虽然住在帐篷里,但他们一如从前,把帐篷里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潮湿的土地打扫得干干净净。帐篷外没有围墙的露天厨房里,做饭的锅和火炉也擦得发亮。

  吃过午饭,楚建龙将家里唯一用来耕地的骡子拉到山坡上去放。妻子则拿着小铁铲,背着背篓来到党参地里铲除杂草。楚芳芳烧了一壶热水,这是震后第一次给婆婆洗头。水太烫,婆婆刚把头发放进盆子,又猛然缩了回去,热水溅了楚芳芳一脸,惹得其他妇女哈哈大笑。有人和楚芳芳开玩笑:“地震没把人压死,你这是要把老人家烫死啊!”楚芳芳听后一脸羞涩。

  整个下午,村民们不再像十天前那样无所事事。比如村口的张树明和儿子将废墟里的砖块捡出来,盖起了简易的厨房。包永辉说,永星人爱家,但不是只顾自己家。地震十天来,除了村上统一组织之外,邻里之间,亲戚之间,一个帮一个,形成一个个互助组。最紧张的时候,三五家合住一顶帐篷,那么多人挤在一起,听不到一句争吵的话。那些平常来往不多的家庭,住在了一起,亲得像一家人。

  现在几乎每家一顶帐篷,邻里之间还是跟以前一样相互帮助。包供同说,村上已经安排了巡逻队不间断检查次生灾害,有人一连值了几夜的班,都不说“换”字。“虽然村里受了这么大的灾难,但是看着这种场面,让人心里热乎乎的。”包供同说。

  下午6时,吃过晚饭的村民们聚集在一起聊天。他们聊的不再是地震时的可怕与恐惧,而是开始规划未来的家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健康卫视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 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 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